您所在的位置:

頁麵版權:日韩高清h片 魯ICP備06006222號 《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》編號:(魯)-非經營性-2018-0122 營業執照信息公示

QILU NEWS

齊魯動態

我在,她安

分類:
聲動齊魯
作者:
來源:
發布時間:
2019/02/15 10:45
瀏覽量
【摘要】:
點擊聆聽《聲動齊魯·我在,他安》 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cX9afvrf7-K3z-DAv4FIrg    朗讀者:傅永男 清晨散步的時候,我常常看見那對母子。他一手扶著母親的腰,一手緊緊地攥著她的一隻胳膊。母親總是半握著拳頭,兩隻胳膊僵硬地懸在空中。她的雙腿也變了形,膝蓋外翻,腳腫得像兩隻大棕子,每走一步,身體就會逆時針畫上一個圈,遠遠望去,好像一隻陀螺。他半提著
點擊聆聽《聲動齊魯·我在,他安》
 
 
 
 

 
朗讀者:傅永男
 

清晨散步的時候,我常常看見那對母子。

他一手扶著母親的腰,一手緊緊地攥著她的一隻胳膊。

母親總是半握著拳頭,兩隻胳膊僵硬地懸在空中。她的雙腿也變了形,膝蓋外翻,腳腫得像兩隻大棕子,每走一步,身體就會逆時針畫上一個圈,遠遠望去,好像一隻陀螺。

他半提著她的腰,吃力地向前挪動著。微風吹過,母親眯縫著眼顫栗了幾下。他立馬停住腳步,從隨身攜帶的背包裏取出一件衣服罩在她身上。僅僅是穿衣這麽個簡單的動作,母子倆卻花了足足三分鍾。

經常聽到路過的人歎息說:原來多麽健壯一個女人呀,才五十多歲呢,竟得了這怪病,又是個寡婦,這日子怎麽過哪!也有人小聲嘀咕:久病床前無孝子,又是個兒子,照顧不了多久的……

可是,寒來暑往,從第一次遇見他們,到如今已經四五個年頭了。幾乎我每次清晨散步時,都會看見他們出現在小區的人工湖邊、林蔭道上、文化長廊下。偶有熟人經過,會聽到他熱情地打招呼:“叔叔又出來遛彎了”“今兒天好,帶我媽出來走走。”

後來有很長時間,在散步的時候我看不到他們了。一天,碰到一個經常和他們打招呼的鄰居,我忍不住問道,怎麽好久沒見到那個生病的阿姨和她兒子了?鄰居說,今年春天濟南刮大風的時候,那母子倆在院兒裏散步,被刮倒的樹給砸傷了。

他說,那天上午,他們像往常一樣在人工湖邊走著,突然一陣狂風席卷而來,呼呼的風聲和哐當哐當的物體墜地聲霎時響成一片。隨著“哢嚓哢嚓”幾聲巨響,湖邊兩棵大樹被連根拔起,一棵壓斷岸邊的護欄倒進了湖裏,一棵卻直衝他們母子倆的方向砸去。當時他已經意識到危險的來臨,卻用力把母親拉到自己的胸前,然後張開胳膊,挺起了脊背……

大風過後,小區工作人員巡查,發現了樹幹下被壓著的母子倆。他的頭部、臉上全是傷,幾乎看不出模樣,兩手卻死死地撐著地麵。母親因為被他壓在身下,隻有額頭和手臂被樹枝輕微劃傷,而他卻差點報廢了一根胳膊……

說話間,一對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前方的小路口,仔細一看,竟是他們母子。我尷尬地幹咳了幾聲,鄰居卻不以為意,還扯開嗓子笑罵說:“你這孩子就是個死心眼兒,看到樹快倒了,你用力推你媽一下,倆人不就都躲過去了嘛!”

聽見有人跟自己說話,他轉過頭,眉頭卻擰成個疙瘩,過了好半晌,他才小聲囁嚅著:“哎呀,還真是呢。可是那會兒,哪有心思去尋思啊?我隻想著,一定得護好我媽,我在,必須讓她平安。”

說到這時,母親吃力地轉過身子望向他,透過緊閉著的牙齒,艱難地咬出幾個字眼,“傻孩子,傻……”淚水劃過她的眼角,打濕了她已經布滿皺紋的臉頰,她似乎有很多話想說,張了好幾次嘴卻什麽也沒有說出來。他立即微笑著轉到母親麵前,把耳朵湊到她嘴邊,細聲安慰著:“我在這呢,不急,慢慢說。”

那對母子依然在每個清晨出現。他們艱難挪動的每一步,都讓我無限感慨,原來真有一種孝:可以分擔老父母一生的愁,無需甜言蜜語,沒有琳琅滿目的補品,卻能在父母最需要的時刻,第一時間站到他麵前。

 

 

作者:王彩雲
編輯:傅永男
上一篇:
下一篇:

全局搜索  *請選擇對應的搜索類型

搜索

電話:0531-83126666/7777/8888/9999
傳真:0531-83126688/9688
地址:山東省濟南市高新區旅遊路8888號
郵件:wangzhan@lmppresents.com
郵編:250101